您的位置:

首页 >> 维护稳定


真相还是阴谋?他们深陷“兔子洞”陷阱无法自拔

[ 来源: | 作者:admin | 发布时间:2024-07-08 | 浏览:291次 ]

尽管这件事已经过去了10多年,但斯蒂芬妮·凯默勒 (Stephanie Kemmerer) 回忆起那一幕时,她还是后悔不已,甚至声音都开始哽咽。

凯默勒当时正在当地一家商店外与一名无家可归的女性聊天,话题是关于2001年美国9·11恐怖袭击事件。


这名无家可归的女性说,她的一个朋友当时就在那架出事的飞机上。

“而我看着她的眼睛,不屑地说‘没有飞机’”

凯默勒深吸一口气,似乎陷入了回忆,语气中有浓浓的后悔,“我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但如果我能……我会诚恳地跟她道歉。因为那是我做过的最冷酷、最残忍的事情。我无视了她的痛苦,因为自己的傲慢和无知。”


“但我不能向所有人道歉。”

凯默勒曾无比相信阴谋论,是互联网上各种阴谋论的忠实追随者。她曾认为美国双子塔是被政府设计摧毁的,而所谓的飞机撞楼,不过是剪辑的手段而已。

与此同时,她认为2012 年美国桑迪胡克小学惨案也是一场阴谋。

2012年12月14日,20岁男子亚当·兰扎持枪闯入康涅狄格州纽敦市桑迪胡克小学,在射杀20名儿童和6名成人后自杀。这是当时美国死亡人数最多的小学校园枪击案,事件震惊美国全国。


但凯默勒当时却认为,这是美国政府为了不让美国人合法持有枪支而策划的阴谋,孩子们的父母不过是一群演员。

诸如此类的阴谋论近些年在互联网上甚嚣尘上,例如“秘密社团控制着全世界”。阴谋论者认为,诸如“光明会”和“共济会”这样的秘密团体已经组成了所谓世界“影子政府”,他们专门吸纳社会名人和位高权重人士成为会员,希望能够通过他们影响各国政府和各种势力,来暗中操纵世界继而统治整个世界:阿波罗11号”登月不过是当年求胜心切的美国为了在太空竞赛中击败苏联而精心策划的一个骗局;希拉里已经死了,现在出现的是替身……


“阴谋论一直存在,只是分享阴谋论的方式发生了改变。”英国肯特大学心理学教授卡伦·道格拉斯说,互联网使阴谋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易于传播,人们可以快速找到观点相近的人,加入群组并分享意见。其主题涵盖政治、健康、科技等多个领域。

2024 年 6 月 12 日,美国广播公司报道了曾经阴谋论受害者的故事,希望能让更多的人,早日从虚假的流言中清醒过来。

凯默勒说,她小时候就对神秘事物有着浓厚的兴趣,例如失落的城市、不明飞行物、大脚怪和其他“奇怪的东西”。对于一切未知她都抱有好奇之心,却从未进行过科学的求证。

2004 年,凯默勒搬到了一座新城市居住。当时,她正处于人生的低谷期:母亲去世、与丈夫分居,在互联网上消磨时光,是她唯一的消遣。


她掉入了阴谋论的“兔子洞”。兔子洞效应指的是童话故事主角爱丽丝,为了追逐兔子,进入一个又一个永无止境的洞穴。在网络环境下,它指的是用户被平台内容和算法吸引,无法轻易离开,逐渐脱离现实生活。

“我感觉到多巴胺的激增。我感觉很开心,也很放松,完全停不下来。”

凯默勒相信自己知道别人不知道的事情,认为“众人皆醉我独醒”,这让她兴奋不已,并沉迷于追求这种感觉。

“阴谋论对我的作用就像毒品一样。随着耐受力增强,你需要越来越大的剂量。我记得当时自己开始积极地寻找并思考,‘我接下来应该了解什么样的真相?’”

一位名叫布伦特·李(Brent Lee)的英国人与凯默勒有着同样的经历。


15年来,布伦特·李一直是阴谋论的坚定信徒,他告诉美国广播公司记者:“我相信恐怖袭击或大规模枪击事件是一种献祭仪式。”他还相信“9·11”事件是“布什政府和某些情报机构的阴谋”,理由是美国有如此强大的情报网络,怎么会无法提前预料到恐怖袭击的发生。

但美国桑迪胡克小学惨案让布伦特·李产生了动摇,他第一次开始怀疑阴谋论的真实性。而怀疑,就是出路。

布伦特·李决定给自己一些空间,他退出了社交媒体上的小组, 试图冷静一下。

对于凯默勒来说也是如此。“后来每次当我在搜索栏输入‘9·11 阴谋论’时,脑海里都会响起一个声音,我听到这个声音对我大喊:‘输入揭穿真相’。”

那是她第一次开始产生怀疑。

2017 年初,凯默勒一位非常亲密的朋友对她说,她认识桑迪胡克小学的一位家长,并曾与其共事时,凯默勒十分震惊:“我感觉我的整个生活、我内心的一切都崩溃了,原来一切曾真实发生过。”

她知道这个朋友没理由对自己撒谎。第二天,她终于在浏览器中输入了“揭穿真相”,阅读了有关桑迪胡克小学和 9·11 事件的真实故事。

她恨曾经的自己,也想弥补曾经犯下的错。如今,她建立了互助会小组来帮助其他人。她还联系了桑迪胡克枪击案最年轻受害者诺亚的父亲伦纳德·波兹纳 (Leonard Pozner),波兹纳创立的非营利性组织HONR Network致力于保护弱势群体免遭网络暴力,包括阴谋论者的攻击。


“我向他讲述了我的故事……我们聊了大约两个小时,最后我告诉他,我对诺亚的去世感到遗憾,也对我之前的行为感到抱歉。然后波兹纳对我说了谢谢。”

自从摆脱了阴谋论后,布伦特·李也开始重建自己的生活。“我为有勇气质疑自己的信仰而感到无比自豪。”

美国桑福德大学历史学家乔纳森·登哈尔托赫表示:“每当有不确定性和恐惧的时候,人们就会想方设法寻找解释。”

而阴谋论的盛行,反映的正是这种对于快速的经济技术和环境变化的不安。人们往往更容易被简单且直接的解释所吸引,因为这些解释似乎能够提供一种虚假的安全感和确定性。

无邪君希望那些被阴谋论困扰的人们,能像凯默勒和布伦特·李一样,早日回归理性,不要继续在“兔子洞”中循环下去了。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