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维护稳定


奉献所有财物、抛家弃子出走……深陷“女基督”谎言难以自拔,该如何帮助他们走出阴霾?

[ 来源: | 作者:admin | 发布时间:2023-10-26 | 浏览:1219次 ]

编者按



“全能神”邪教散布谬论、危害社会,对信徒实施精神控制,逼迫其上交“奉献款”,要求信徒抛弃家庭、远离社会,导致很多信徒自毁家园、不事生计。在邪教组织的迫害下,众多痴迷者不但身心俱疲、人财两空,还因为“全能神”邪教的精神控制,深陷其中、难以自拔。今天,就让我们通过感化帮扶痴迷者郭某的事例,来探讨如何帮助“全能神”邪教受害者破除思想禁锢、走出邪教阴霾。



郭某,男,1966年生,初中文化,农民,居住在偏远农村。2006年,郭某加入“全能神”邪教组织,曾被安排为供养其他“全能神”邪教信徒免费吃住和秘密活动的接待家庭,同时为表忠诚,他还以向“全能神”多奉献为荣,多次上交“奉献款”,致使本已贫困的家庭雪上加霜。郭某对“全能神”邪教自诩的世界上唯一的“独一真神”深信不疑,对所谓的“神话”奉为圭臬,相信“世界末日”,并将自己的违法行为受到法律处罚认为是“神”对他的“试炼”。简要汇总其痴迷症结,包括以下四点:


一是相信“全能神”捏造的“女基督”是“宇宙最大的神”,是“耶稣第二次道成肉身”,是“独一真神”,对其顶礼膜拜。


二是对“女基督”发出的“神话”,认为是“神”发出的话语,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性,每天“吃喝神话”(学习“全能神”邪教教义——编者注)是必做的功课之一。


三是将政府依法取缔“全能神”邪教组织、非法活动受到处罚等视为信“神”必经的苦难,认为只有承受这些磨难,才能真正成为“神”的使者,才能够真正得到救赎。固执地认为不管发生什么不幸,都是“全能神”对自己的考验。


四是相信“世界末日”,对发生的洪水、地震、天灾人祸等,都认为是“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的预兆,只有相信“全能神”才能“蒙拯救”。


由于郭某长期受“全能神”邪教歪理邪说的洗脑灌输和精神控制,思想极其顽固,对反邪教志愿者的帮教帮扶不屑一顾,表现为:漠视心理矫治,回避接触,少言寡语,痴迷邪教歪理邪说,坚信自己是“神选民”即信徒——编者注,认为其他人都是“撒但”“恶魔”;信“全能神”后,自我感觉身体某个部位的病痛减轻了,认为这完全得益于“全能神”的“拯救”,更加相信要跟“全能神”走;曾拿自己的亲人发过“毒誓”,被要求绝不能背叛“全能神”,十分害怕“毒誓”应验,宁愿自己死,也不能让至亲遭到“惩罚”。



反邪教志愿者经过与郭某深入交谈,准确把脉、找准突破口。根据他熟知“全能神”邪教歪理邪说并坚信不疑的特点,帮教人员决定单刀直入,直接破解“女基督”是“神”还是“人”的问题,消除其崇拜心理和恐惧心理,随后再解决“世界末日”的盲点,最后切除“全能神”给他植入的各种邪说。


一是破除“全能神”“独一真神”的谎言。


对于深度痴迷“全能神”的郭某来说,如果直接向他展示“全能神”所谓的“女基督”“圣灵使用的人”其实就是该邪教组织头目杨向斌和赵维山,可能会适得其反。郭某会认为这是对该组织的“抹黑”,不愿意相信。但如果从《话在肉身显现》和《上面的工作安排》(均为“全能神”邪教组织编撰的歪理邪说书籍——编者注)等郭某熟悉并笃信的文章入手,揭示“全能神”炮制出的“女基督”和“圣灵使用的人”二人的关系,往往更容易被郭某接受。


《话在肉身显现》曾多次提到耶稣没有丈夫、孩子,即“神话”说“神”不可能结婚生子,而“圣灵使用的人”下发的数份《上面的工作安排》及《只有具备真理才能真正合神使用》中却明确说耶稣有儿子,并称“耶稣娶妻生子就不能作救赎工作了吗?”。帮扶人员将这类自相矛盾之处,一一给郭某指出来,并引发其思考。


此外,帮扶人员还多次让郭某反复观看《伪神的前半生》和《“邪路人”赵维山》等揭露“全能神”邪教组织真面目的视频,向他讲明“女基督”杨向斌被“造神”的经历,以及杨向斌与自称“圣灵使用的人”赵维山先是情人、后成夫妻,并生有一子的事实,指出他们只是肉体凡胎,有着劣迹斑斑的污点和为人所不齿的经历,根本不是什么“道成肉身”,并将《圣经》中曾经预言过的将来会有假基督、假先知打着耶稣的旗号来迷惑人的内容列举出来。这样,“女基督”“圣灵使用的人”的伪面纱就渐渐在他面前被揭开了。


二是揭露“全能神”邪教就是一个敛财组织。


“全能神”在其邪教书籍《神隐秘的作工》中规定:“神家的钱财、物质,包括一切财产都是人当纳的祭物,这祭物除了祭司和神可以享用之外,任何人不得享用……”,称只要痴迷者“交上‘奉献金’,神就能保证他们不得病,远离灾难”,蛊惑信徒“奉献”得越多,得到的“恩典”越多,“可以度过末世审判”,恐吓说“那些尽本分太少或者没有尽本分的人,都要受到应得的惩罚”。


不仅如此,“全能神”邪教组织还试图榨干信徒们的最后一滴血汗,教导信徒“有的人临终时也没有将自己所有的完全奉献给神,这是信神最大的失败”(摘自“全能神”邪教书籍《教会工作原则手册》第八章——教会奉献、捐钱原则),等等。


这就意味着,一旦加入“全能神”,就得奉献全部的财产,否则就是不虔诚。


通过向郭某剖析这些歪理邪说背后的目的,让其明白“全能神”的本质其实就是一个骗钱组织,敛财是赵维山创立“全能神”组织的根本目的。同时让他看清,他在家贫、亲人患病的情况下,还拿出积蓄为“全能神”奉献近万元,对自己和家人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此外,通过向其展示大量“全能神”内部向境外转款的文件、相关信件、汇报材料、统计汇总材料等证据,进而破除郭某认为“奉献”都是自愿的、“奉献款”不知流向哪里等疑问。特别是向郭某提问,引发他继续思考:如果不是赵维山通过编造歪理邪说煽动忽悠,信徒们会心甘情愿“奉献”吗?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难道不是诈骗吗?


三是从《十条诫命》与《十条行政》的对比看“女基督”与“圣灵使用的人”的骗子嘴脸。


《十条诫命》是基督徒都应当遵守的戒律,倡导不杀、不盗、不淫、不妄。而“全能神”邪教组织效仿《十条诫命》搞出的《十条行政》却规定,“‘神选民’纳贡献祭的‘祭物’只有‘神’(即女基督)和祭司(即赵维山)有资格享用,任何人不得享用”,否则会受到“神”的惩罚。


在“全能神”恐怖教义的教唆下,信徒们一边是无私地为组织“奉献”,致使辛辛苦苦赚来的血汗钱被骗一空,另一边则是痴迷者在“奉献”完钱财的同时,还必须全身心地替“全能神”组织“传教”,过着节衣缩食的生活。还有一些痴迷者在出门“传福音”时,宁愿步行、骑自行车,也舍不得花费坐公交车的1块钱。


在和郭某讲清这些真相的同时,帮教人员又点明,痴迷者对“全能神”的“执着”不仅体现在对“全能神”的忠心上,更体现在煽动信徒要为了“全能神”断绝与家人的联系上。“全能神”说:“人类中间本来是没有家庭的,只是有男有女,是两类人,并没有国家,更没有家庭,但因着人的败坏,各种各样的人便成了一个一个家族团体……”,并告诉信徒“长期不归”才是所谓“正常人”的生活,让信徒要摆脱家庭的束缚,完完全全任“神”牵引,任“神”驱使,任“神”宰杀!帮教人员向郭某举例,正是因为听信了“全能神”的话,才让家住陕西省汉中市的潘英,抛弃丈夫、父母和一个两岁的儿子,留下一张纸条,离家出走从此杳无音信。这样的案例比比皆是,数百名“全能神”邪教受害者家属在中国反邪教网“助你寻亲”平台苦苦寻找他们被“全能神”蒙骗而离家出走的家人。



除此之外,“全能神”还说:“信(‘全能神)的丈夫与不信的妻子本无关系,信的儿女与不信的父母也并无关系,是不相合的两类。”维系家庭的纽带,不再是婚姻、血缘,而是是否信“教”。在“神”与亲人的抉择面前,信徒只有放下自己的骨肉亲情,变得铁石冷血,六亲不认,与家庭完全决裂,一心为“全能神”卖命,才能表现其虔诚。比如,为了离开不信“全能神”的家人,福建省长乐市的“全能神”信徒俞瑞玉,不仅不管生意和家庭,还大骂丈夫是“撒但”。2012年春节后不久,俞瑞玉更是干脆离家出走,再无音讯。


通过讲述这些真实发生的悲惨事例,启发郭某对“全能神”危害性的思考。


四是批驳“末日论”及 “蒙拯救论”。


“全能神”利用全世界遇到的问题和困难,炮制“大灾难”和“世界末日”谣言,不遗余力地制造恐慌,抹黑中国,声称“大灾难马上就要开始了”,还称中国“终于到了遭刑罚、遭毁灭的时候”。


“全能神”先后在1999年、2002年、2003年、2011年设置“末日陷阱”,特别是2012年10月至12月,两次编造“世界末日”谣言,教唆痴迷者疯狂炒作,声称“世界末日即将来临,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得救”,向群众兜售“通往天堂的户口本”“登上诺亚方舟的船票”等。


在此背景下,帮扶人员给郭某举例:南京的退休高级工程师蒋某将房产抵押,并举债7万元,准备在“末日”来临前全部奉献给“全能神”;辽宁大连市的王某,因为相信“末日”即将来临,不控制饮食,导致糖尿病病情恶化送医院急救。通过案例予以警示。


此外,还组织郭某观看有关宇宙大爆炸及科学家如何解释“世界末日”的光盘,戳穿“全能神”“世界末日”的谎言和“救世”邪说,指出“全能神”痴迷者不可能“蒙拯救”,所谓的“女基督”已经发声20多年了,哪一位“全能神”痴迷者“得拯救”了?反而是信“全能神”信得越虔诚,下场越凄惨。让郭某认清“全能神”宣扬所谓的“世界末日”,其真实的目的是散布谣言、蛊惑人心,控制信徒、破坏家庭,敛财害命、危害社会。


五是揭露“全能神”邪教的政治野心。


“全能神”邪教在其教义《话在肉身显现》里声称,“中国是无神论的坚固堡垒……‘神’将会将这个国家毁灭……”,并污蔑称,“中国是最崇拜‘撒但的国家,因此遭我诅咒。”号召信徒与“大红龙”决战,大肆煽动信徒与政府对抗,建立“全能神”统治的“国度”等,这些都充分暴露“全能神”邪教反政府、反社会的丑恶本质。乌克兰反邪教专家亚历山大·德沃尔金也曾指出,“全能神”给自己树的主要敌人是中国政府……由此看出,“全能神”邪教由隐秘的传教活动,已经变为明目张胆地实施政治攻击,由教义教唆转向实际行动,目的性更加明确。帮扶人员跟郭某讲情这些事实之后,对其产生很大震动,认为自己不知不觉就被“全能神”组织给利用了,如果再痴迷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六是从其他方面揭示“全能神”的邪教本质。


如:揭露“全能神”的《话在肉身显现》语言粗鄙不堪,七拼八凑,漏洞百出,还直接攻击《圣经》;“女基督”的所谓“预言”屡屡失败。同时,用心理暗示法解析郭某自认为信“全能神”后受益的心理,很多时候其实都是假象。破除“全能神”的“试炼”邪说,所谓“试炼”,实际上是“全能神”让信徒与政府对抗,把他们当成邪教的牺牲品,指出“全能神”邪教与社会不容,与时代悖逆,对抗政府,触犯国家法律,被打击和取缔是历史的必然。


此外,为了让郭某在中华传统文化中看到光明与希望,以及树立新的做人标准和精神支柱,帮教人员还组织郭某观看中国传统文化光盘,将“全能神”的教义和传统文化作对比,使他发现“全能神”的教义是多么的粗鄙与龌龊。郭某感叹,如果早了解到传统文化,自己就不会信“全能神”,正因为自己精神空虚,文化上荒芜,才使自己误入“全能神”歧途。


帮教至此,郭某终于幡然醒悟,决定跟“全能神”邪教组织彻底决裂,走出阴霾,勇敢地迎接新生活。


总之,矫治“全能神”邪教痴迷者是一项艰苦细致的工作,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决不轻言放弃。要充分考虑“全能神”邪教痴迷者的痴迷程度,尊重心理矫治工作的客观实际,但也绝不气馁,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要付出百分之一百的努力。


来源:微信公众号『中国反邪教